蟹柳扶风

第三人称

                                       

      来了来了。他在心里有一百个士兵摇旗呐喊,面上表情却严丝合缝。她拎着大包小包向座位走去,他数着高跟鞋步伐节奏祈祷着桌上的青苹果能得她心意。她把东西往办公桌上一推,他用眼角眦目窥视,发现青苹果被大包小包堪堪推到桌沿。她从一个袋子里上拎出一个人头印花抱枕,抱在怀里很心爱的样子,他从她手臂间隙判断出来抱枕印花是个小孩子从而觉得她散发母爱微笑的样子真有爱心。她抱够了把抱枕放在办公椅上靠着坐,坐在椅子上开心地转了一圈,他挑高眉毛期待,直到她的椅背撞到桌角把青苹果顶出去调到了地上,他的表情哀伤成了“囧”字。

      忍无可忍,他走过去把青苹果捡起来问她,“这是你的吗?”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她说“不是”或者“不知道”,他就要告诉她“是你的”,如果她说是她的,他就要问她知不知道是谁送的。但她只是疑惑地皱了皱眉,然后小声惊叫起来“圆圆绿!”就把青苹果双手捧过在办公桌放好。唔,他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看到她皱眉的样子有点可爱,算了。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她的手机闹铃响起来了,她很快地把桌上的东西收拾好,他在猜她有什么事要着急下班呢,反正千万不要是约会。她却更加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双手飞速地点击鼠标和敲击键盘,他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单身二十年的手速”这样的形容,默默无语凝噎。过了会儿,她开始疯狂地敲击着键盘,眼中仿佛有泪花闪烁,又把桌上的青苹果捧起来亲了一口。他心底悄悄惊讶于她的情绪转换之快,怀疑她是演艺业的沧海遗珠。

      午休时候她没有回去,又拎出另一只抱枕出来放在桌上睡觉。一模一样的印花人头,他想,她是因为打折还是真的很喜欢这个小孩子。她醒来的时候睡眼惺忪,头发有一点点蓬乱,他不自觉联想到她在家睡醒的时候应该也是这个模样,还好他有养猫经验,他想。

      她拎起杯子,这是个好机会,他率先起身走向茶水间。她接咖啡的时候还是一脸茫然的表情,他灵光一闪,说,“你新买的抱枕挺特别的。”人头印花特别土,但是你用就显得朴实自然。她的双眼一下睁大并迸发出勃勃生机,让他也不自觉打起精神睁大眼睛看回她。“他们是不是超可爱的!”她双手捧着杯子喝了一口冒着白烟的热咖啡,笑得眼睛眯了起来,像一只餍足的猫咪。他不确定说对会不会显得自己太软,折中答了个,“还可以”。她看起来心情不错,继续向他介绍,他问“你很喜欢小孩子?”,她眼眸一转,点点头应下,说很喜欢这两个小朋友。喵喵喵?两个人?不是一模一样的吗?为了避免暴露自己脸盲而影响自己睿智的形象,他随便应付了几句就回座位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他看着她上了公交车,坐在靠窗的位置,戴着耳机听歌,她打开窗,一阵风吹去,她的头发被风扬起来,眼里的泪也滴了出来,仿佛被风刮起泉眼中的水花。她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吗,在想什么呢,他想。她拿起手机把播放《青梅竹马》的页面切换到聊天页面,哭诉道,“我果然还是很喜欢凯源啊,听到他们的歌都落泪了。”那边很快回复过来,“矫情。嚎就嚎,还落泪。”她含着泪花用力捏了捏手机,当作那边的人一样掐死算了,哼。

       周末有公司踏青会,他和她分到一组,还算幸运,他想。他们一起爬山,体力不支的时候,她撑着膝盖低头喘气,不知想到了什么,说自己不能输给小朋友,就憋着气爬上去了。他们一起烧火煮粥,她的脸庞上都是汗,他拿纸巾给她擦汗,“谢谢”,她和他说“一个小朋友做饭很厉害,另一个小朋友做饭很腊鸡,不过没关系,小朋友会做给小朋友吃的”,他也听不懂,但就是想听她说话。她看到一朵开得灿烂的花,凑过去拍了一张照片,他看到了,也凑过去拍了一张,她说,“小朋友也是这样,喜欢去拍另一个小朋友拍过的花。”他不懂也不究。

      “你周末喜欢做什么?”他问

      “看电影!”她的眼中充满期待。

      “这周末去看电影?”

      “可是我想看的下下周才上映。”

      “那就下下周吧,你想看什么电影?”

      “《爵迹》!”她有点小激动。

       他有点无语,为什么她喜欢这种超出他审美范畴的电影他却依然欣然陪伴,可能自己真的是真爱?“好,我订好票告诉你。”他仍旧是珍惜这次约会。

 

       熬过了一周,又一周,她突然说临时有事不能去。他的目光不瞬地望向她,二人一时无语。她眼神一顿,也不知说什么好,就说,“可能我不适合你,抱歉。”心头火蹭蹭冒起烧热了他的头颅,他神降天思般立即打开网页搜索——果然是有见面会。怒火中烧,他决定不再理她了。

       没想到她一连两天没有来上班,他连偷看的机会都没有了,惊得发慌,去问主管才知道她把年假一起休了。他只能望着她的办公桌睹物思人,他又买来了青苹果,咬了一口,不知怎的觉得很好吃,就整个吃完了。

       她回来得也不晚。他对她想念,憋不住去找她寒暄,寒暄的话聊完了还不想结束。

       他有点无力,问“你到底喜欢他们什么?外貌?表演?歌唱?”她急迫地张开嘴仿佛有很多话要倾泻而出,她以为自己会如数家珍,最终却哑口无言。他觉得自己无法容忍这样的回答,怒斥道“你确定你喜欢的东西是存在的吗!”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在为了什么,那这一切忙忙碌碌悲伤苦涩欢欣喜悦,你是为了谁,想起来她诸多欢乐的小心思,他觉得自己仿佛有点残忍又不明所以。在怒吼之下,她却仿佛被震醒了脑袋一样,目光逐渐清明,口齿清晰地回答,“是存在的。”他被她坚如磐石的目光所打动,开始想要去一起相信着这个他一无所知的真相。

       “一起去看电影吧。”

       “可是我没有改过自新。”

       “我知道。”

       “那为什么…”

       “听告白吗?”

       “嗯?”

       “因为我是先喜欢你了才想了解你,而不是因为判断你才喜欢你,所以感情才唯一份。”

       “万一你发现我表里不一。”

       “你就是你,内外都是你,一张纸尚且两面,活人怎么能只有一面。”

       “我还是担心。”

       “那你喜欢那么遥远的人,不怕他们的感情是假的吗,为什么你又可以义无反顾。”

       “……”她又哑了。

       “答应我吧,我订的是《长城》的票。”他伸出手臂。

       她的脸被闷在他衬衫的布料里,“……好。”


       “你为什么信。”

       “那你又为什么信。”

       “因为……小孩子从来不说谎。”


       “ 小孩子从来不说谎,青梅竹马故事继续讲。”——《青梅竹马》 紫嫣幽幽

         http://music.163.com/song/31066565?userid=102832301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