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柳扶风

雪意濃

啟程時候距離寒衣節已經好幾日,重慶的寒意有少少遲到。要出發去韓國,兩個人象徵性地穿上黑白配的厚羽絨,被悶熱得偷偷敞開一點點外套,卻露出了裝模作業耍帥的馬腳。

出艙一瞬間,未等到意識回籠,王俊凱已經感到一身毛孔被冷空氣刺激得齊齊立正站好。哆嗦著走了幾步,忽的想起來王源體脂少而更加畏寒的體質,偏頭看了一眼那人,發現王源已經用帽子口罩把自己武裝得像躲避追捕的逃犯,現正一臉急切地疾步往保姆車的暖氣沖去,明明王源已經包裹得像伊斯蘭婦女一樣密實,他的表情在王俊凱眼裏還是清晰可見。這在親密的關係裡,或者可以說是用心眼看吧。

上車之後感覺整個人都被暖氣深深擁抱了起來,血液好像才解凍回流,王俊凱問王源,“還冷嗎?”王源輕輕張開口,卻停了一秒沒有回答,眼神一側,似乎在猶豫著說實話還是客氣地回答。王俊凱望著王源的時候眼神看起來是很誠摯的關心,也沒有任何不耐,手上的動作卻已經等不及地拉過來王源的手像夾心三文治一樣包在手心裡,果然透涼得像一塊大理石。王俊凱幾不可見地皺著眉頭,反覆搓捏著王源冷透的手,沒好氣地譏諷道,“你是大理石塊做出的人嗎?一點溫度都沒有。”王源還頗有一點不好意思地回道,“我的粉絲都形容我是玉石雕刻的精緻。”絲毫不在意王俊凱的不滿,還煞有介事地說起了玩笑話。王俊凱最看不得王源囂張,無論如何都要欺負一下,就用了點力氣捏了王源的手背上的皮肉,王源輕輕抽了口氣,是要把手抽回去了,“痛,你故意的。”王俊凱握住要離開的手,“那我不捏了。”兩個人也不聊天了,各自靠著座椅休息,四隻手疊在一起進行著熱傳遞。

第二天一早就開始緊鑼密鼓地拍攝了。不知道為什麼挑在寒冷的冬天拍攝夏日熱情的籃球運動場景,但沒有人表達其不合理,他們就穿著寬大透氣的籃球服開始準備拍攝了。為了運動產熱驅寒,王俊凱努力地打籃球,因為控不住籃球總是跟著球跑,整個人看起來像東倒西歪的醉漢,王源看著覺得有趣就不免一直跟隨著看,視線跟隨得太專注直接彷彿是提線在牽扯著王俊凱的動作一樣。王源抱著看小朋友舞獅的心情,怎麼看王俊凱怎麼覺得可愛,嘴角就上提到了顴骨,看一看還要轉過頭假裝望天望地。王源雖然常常覺得王俊凱可愛無敵,卻從來不說出來,於是王俊凱偷瞄到王源一直看自己的時候還一腔激動地自認為是因為自己打籃球進步很大王源 被帥到了。

在零下的溫度裡穿著背心中褲,一開始王源還樂觀地想著體會漸凍人的感覺,後來感覺再這樣耗下去自己都要變成漸凍人了,忍不住問導演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導演爽快地說那就現在開始拍攝。這一次拍攝王源比較難熬,很快拍到有一個鏡頭是王源喝完水再把剩餘的礦泉水澆到頭上,明明冷到發抖還要假裝熱到窒息,王源感覺自己控制不好表情於是主動要求多拍兩條。結果就是王俊凱再過來的時候居然看到王源的頭髮上結起一塊塊白霜,王俊凱還特意問助理,“剛剛下雪了嗎?”再三確定後獲得三倍否定的答案,王俊凱攏起手站在一旁等,王源很快就拍完了,助理們一擁而上用織物層層包裹覆蓋住王源,王俊凱也不湊上去幫倒忙,等到王源周圍的人都各自散去,他才前去問問王源情況好不好,得知王源方才的拍攝內容後,當下心臟狠狠一皺,說不出任何的話,身體先行摟著王源疾步送上房車裡去。

找到茶具沖泡了燙口的紅茶,王源捧著陶瓷杯小口小口地啜飲,天氣愈寒,紅茶熱氣升騰的速度很快,白煙衝進了王源的眼睛,他不由自主地朝著王俊凱眨了眨眼,王俊凱就不瞬目地與他對視。

“下雪了。”王俊凱先發現了。

“這麼小。”王源失笑。

“那你也不許去玩雪。”

“嘖,真是⋯⋯”

嘈雜的聲音悄悄從各個角落鑽出來,人們指著雪開始悉悉索索地討論著什麼,可惜都是聽不懂韓語,王源聳聳肩繼續喝茶,王俊凱起身要去找翻譯問,王源舉起杯子,“不燙了,你喝。”王俊凱就著王源的手喝了兩口熱茶,才蹦過去喊翻譯姐姐賣乖。韓國的女生好像很中意王源這一型,又把王俊凱領回王源那邊去聊天。

“她們在說這是今年第一場雪啦!”

“有這麼值得激動嗎?”王俊凱疑惑地想,韓國不是應該常常下雪嗎。

“是這邊的一個說法啦!和戀人一起看過初雪的話就會一直在一起不分開了。”

“那要是想分手分不掉怎麼辦啊?”

翻譯一臉拿你沒辦法的表情看著王源,“還是個小朋友,果然不該幻想那麼多的。”

“那這也太容易了吧,初雪每個人都可以看得到啊。”王俊凱心想這還真是空間體,礙於翻譯一臉蕩漾還是沒說。

“不是不是,她是說,要喜歡的人一起看到才算是不是?剩餘分開看到是不算的。”

“小源說的對,這就是為什麼剛剛我的女同事們都在紛紛哀嚎的原因了。”

王俊凱歪著頭看王源,專注著看小浣熊乖乖捧著茶一臉認真地解釋的樣子,把手伸進王源帽子裡揉他頭髮,笑眯眯地說,“傻子。”

後者一臉嫌棄卻也沒有躲開對方伸過來的手,扯了扯嘴角,“你才傻。”

翻譯感嘆道,這種天氣就應該溫一壺清酒慢慢飲,兩個未成年義正嚴辭異口同聲地說,“我們還小不能喝酒叻。”

翻譯翻了個白眼,“是是是,你們還小,不能喝酒也不能談戀愛,初雪什麼的跟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自己跟自己喝清酒,自己跟自己談戀愛行了吧。”沒好氣地走開了。

之後,他們分享著同一杯熱茶,賞完著同一場雪。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