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柳扶风

盲点

 

视网膜上无感光细胞的部位称为盲点。因盲点是视神经穿过的地方,这个地方人眼没有视觉细胞,物体的影像落在这个地方也不能引起视觉。

 

------------------------------------------------------

拍少年GO的耗时实在太长,而中途的休息间隙又不足以闭眼小憩,偶尔他们也会挤在一起看一看自己的相关视频。


恰逢新歌MV出炉,举着手机的王俊凯输入“TFBoys”就点开了MV,然后和王源头贴头眨着四只眼睛在一片血泪横飞的弹幕中感受到了粉丝的满满爱意几乎破屏而出。一曲完毕,页面回跳到“TFBoys”的搜索页面,王源嚷着“再看一遍啦~”,王俊凯就立即把手举高不让王源有机会触碰到手机——即便王源只是嘴上说说却并没有来得及伸出手。


对了,最近王俊凯总是太太太爱调戏王源了。尤其是《男生学院自习室》第二季开录,王俊凯活脱脱就是易洋千玺口中的“老油条”,在某些戏份一拖再拖,一脸坦荡地NG了无数遍。一个三秒钟的对视王俊凯可以反复重录个五六遍,眼神慢慢眯起盯着王源一次、望着王源伸舌舔唇一次、看着王源眉角轻挑一次、盯着王源扯一边嘴角坏笑一次、或者仅仅是深深盯着王源不说话然后忘词NG……王源简直拿王俊凯毫无办法。男自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有深度了?说不定王俊凯只是刚好在钻研演技呢是吧?这么想着,他也就不好开口让对方端正态度,只好继续被调戏得慌慌张张又无可奈何。


看着王俊凯挺直上身把手机举得高高的,王源下意识地也伸长手去拿,俯过身去,一抓抓不到,二抓抓不到,两人身上的男自白衬衣校服和灰毛衣外套倒是其乐融融地磨又蹭在一起。


“好啦~”王俊凯一边放下手问,“你要看再看一遍吗?”彼时王源的手还没有收回来,手指就不小心戳到手机屏幕上的某一点,眼看已经打开了倒也不大在意,就说“就看这个吧”。


视频开头有点卡,缓冲了一会儿才开始流畅起来,竟然是组合出道以前的视频。


高矮不一的清俊小男孩戴着赤红的圣诞帽排排站齐,手上捧着礼物,等待着交换与拆开。那时候一期练习生都还在,弹幕一行行飞过,大多是“土豆凯好可爱呀~”“源源好萌呀~”之类的。


其实王源觉得那时候的土豆凯比自己可爱多了,他觉得自己那时候一点都不可爱,所以才更认真努力地装可爱。幸亏成效不错,但是这可爱的行径却好像深入了骨髓,以至于自己现在想走知性暖男路线都总是分分钟被打回小可爱原型,为此王源也是苦恼,但是好像连苦恼的模样都会被说好可爱,他于是更郁闷了。


弹幕一行行映入眼帘,“别说小伍不可爱~!”、“这时候源源小凯还不熟呢~”、“我会说我以前站的是小虎×小凯吗哈哈哈哈”、“前面邪教别跑我不拍死你”,王源连头都不敢偏,用眼角悄悄地瞥了瞥王俊凯的表情,发现他笑意暖暖映入眼底。


易洋千玺走过来说,“这是你们小时候吗?我也要看。”看着不少“小虎”、“小伍”字样的弹幕飞过,易洋千玺问道,“小虎和小伍是谁?”其实他大概也知道是练习生,问的其实是弹幕提及这么多跟他俩关系是不是很好。王源几乎是第一时间就转过头去看王俊凯的表情了,也顾不上小心翼翼地瞥了。可惜王俊凯什么都没说,依旧笑眯眯地盯着画面,好似根本没有听见易洋千玺的话。王源习惯性地打圆场,“呃,他是……”。他本想说“他是王俊凯的……”,但是话一出口的瞬间就吞了回去,他不想,不想要为这个人增加任何与王俊凯相关的标签,也不想故意地把他们撇开关系,他甚至根本不想解释了。打定主意后,王源就乖乖地闭上了嘴。而易洋千玺还在等那漏了一半的话,看王源一副好整以暇不打算再说话的态度,他转向了王俊凯,而王俊凯收起手机站起来,一脸满足笑眯眯地说,“好了不看了,去准备拍摄吧。”


表面和谐若无其事,却又隐隐觉得气氛哪里不对,易洋千玺觉得这种古怪的气氛简直就是这两个人的日常专属,虽然觉得莫名其妙又被摆了一道,但还是懒得追究太多就摸摸鼻子跟上去准备拍摄了。


还站在原地的王源终于可以放松僵笑的脸,认真地瘪了一下嘴,他很不爽,看起来还是可爱得让人郁闷加深。


如果一期练习生没有齐齐离开的话,自己是不是还会跟王俊凯这样要好呢?


如果……小凯和一期练习生成为了组合?那么他就会有小虎、小伍之类的等等的CP,根本轮不上自己吧。是的,如果一期练习生没有离开的话,老师也不会在二期生里着急找人跟小凯搭配合唱。


那么“凯源”这个词或许根本就没机会出生,一切命运之论契合之说,仿佛搞笑。


刚刚那个视频让他感到深深的不安,在那里的王源对于王俊凯来说就像一个盲点,王源抽中的礼物不是王俊凯送的,抽中王源礼物的人也不是王俊凯,他们也没有不断的对视,也没有肢体接触,甚至不知道对方具体站在队列的哪个位置。王源是偷偷看过凯源饭制视频的,嗯,整个家族的人都看过了,在那些凯源饭制视频里的剪辑几乎不会出现这个时候的他们,都是组合成立以后的视频剪辑,心里有些呼之欲出的想法他不忍心明晰。


“王源儿~快点过来,开始啦~”,听到王俊凯的召唤王源就小跑过去了。是的,对于王源来说,对于的王俊凯呼唤已经习惯得感觉如同召唤,并不是碍于压迫,而是他自身听到王俊凯的声音就十分地想要往那个方向去,像是昆虫的向光性,但现在却渐渐产生了类似飞蛾扑火的感觉。


坐在马思远的专属座位,侧头看着马思远的专属Karry对着他压低眼眸,启唇轻笑,甚至上手拉扯,王源被王俊凯深深的眼眸看得有点恍惚,迷迷糊糊地低头偷偷笑了一下,心底里却好像还有去不掉的柠檬酸味。


拍完综艺到家已经有点晚了,洗完澡躺在床上已经困倦,在快要睡着的时候却忽然闪过下午的事情,于是困得要死也是睡不着了。


干脆打开眼睛瞪着黑乎乎的天花板。

心里有些空荡荡地想,王源和王俊凯好像也不是那么地天生一对呢。王源心里清楚得很要不是一期生师哥的离开,王俊凯是不会和自己玩得那么要好的。那时候的王俊凯根本发现不了自己呢。更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像装上了雷达一样了。他知道自己现在就像是为赋新词强说愁,可是怎么办呢?做不到既往不咎呢。还是难受着,忍不住像博尔赫斯一样把从那个点发散的所有可能性无限分叉,即便明白着可以通往明天的道路只有眼下这一条,却在从那个点到这个点的这一段时间里无限循环着。王源和王俊凯从来不是理所当然这一点令他感到难受,那么是不是有可能,以后再一次被别的人为可能性所拆散?做不到像那些单纯期待你来我往的火花的粉丝一样笃定地深信着宿命再大步前行。当真的身处其中的时候每一个不配合的可能性都让人感到不安。王源的心里书写了一大本厚厚的《小径分叉的凯源》。


心烦意乱间床边的电话亮了起来,是王俊凯的短信。


“快睡觉!不准玩手机!明天敢迟到放我飞机你就死定了!——小凯”

王源看了看那条短信,把手机放回去。呆呆地望着天花板,一会儿又把手机拿过来,回复了一个“哦,现在就睡。”然后把联系人姓名改成“Karry”。


至少,Karry是马思远专属的,谁也改变不了。


他情愿把感情尽数安放在马思远身上,这样既不会辜负Karry,也不会辜负自己。却不知道自己早已在无意识中模糊了王俊凯与Karry的界限。


评论(13)

热度(101)